27军事网 u乐娱乐注册u乐娱乐注册u乐娱乐注册u乐娱乐注册u乐娱乐注册u乐娱乐注册军事大全野史传奇综合资讯
  • 军事人物
  • u乐娱乐注册
  • 热门事件
  • u乐娱乐注册
  • 影视剧情
  • 天下奇谈
  • 两性情感
  • 猎奇热图
  • 明星写真
  • 奇闻野史
  • 首页 > 红史 > 抗日战争>
    社科院研究员:“落后就要挨打”论已经过时
    日期:2014-03-18 21:57:45    编辑:27军事网    来源:
    核心提示:笔者要告诉青年朋友们:“落后就要挨打”,可以作为过去时代的历史教训来总结,但今天的时代已经进步了,人类社会终于告别了那个弱肉强食的社会达尔文
    文章《社科院研究员:“落后就要挨打”论已经过时》由作者投稿编辑于2014-03-18 21:57:45 收集整理发布,希望对你有所帮助,请及时向我们反馈。

    核心提示:笔者要告诉青年朋友们:“落后就要挨打”,可以作为过去时代的历史教训来总结,但今天的时代已经进步了,人类社会终于告别了那个弱肉强食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时代。

     

    本文摘自《炎黄春秋》2014年第3期,作者:王也扬,原题为《“落后就要挨打”论已过时》

    “落后就要挨打”,换言之:“强大便能打人”,这是社会达尔文主义的观点。社会达尔文主义,产生于19世纪的欧洲。1897年严复译著《天演论》把这种思想介绍到中国,说“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不仅是自然界的法则,也是人类社会的法则。

    时值中国刚刚在甲午战争中败于日本,严复的书在知识分子中激起强烈震动,“亡国灭种”从此成为一个可怕的梦魇,笼罩人们的心头。恰遇德国强租胶州湾事件发生,康有为感到国家灭亡就在眼前了,就不顾一切地赶到京城,接连给皇帝上书要求变法,他的情绪又影响了年轻的光绪皇帝,于是启动了“戊戌变法”。变法中,康有为强调“全变则强,小变仍亡”,恨不得在一天早晨就变法成功,结果变法因操之过急而失败了。

    戊戌变法失败后,康有为的学生梁启超逃亡日本,继续寻找救国之道,他把严复曾经介绍过的西方思想学说更加系统地搬运回国,其中特别宣传的,就是以社会达尔文主义为理论基础的民族主义思想。在梁启超撰写的文章《论民族竞争之大势》中,他告诉国人:起源于西方的民族主义,已经发展到民族帝国主义的阶段,这是历史的必然趋势,我们要想避免“亡国灭种”,就只有用民族主义来反抗民族帝国主义。梁启超的宣传,在中国知识界产生了巨大影响,思想史上被称为“启蒙”。梁是个颇具眼光的人,他在宣传民族主义的时候,又对人类历史的走向做了预测,说在民族帝国主义时代之后,世界将走向“万国大同的时代”。

    梁启超的这种预测,当然不是没有根据。因为在西方民族主义勃兴的同时,批判社会达尔文主义,批判侵略有理的强权主义,主张和平、民主、人道、法制的思想也在发展。德国哲学家康德著《论永久和平》一书,提出建立法制的公民社会,以全球政府和平解决国家间的争端。国际法的出现则使国家关系乃至战争行为一定程度上受到人类文明准则的约束。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美国总统威尔逊倡导公理、反对强权的“十四点和平原则”产生很大的国际影响,国联的诞生虽未能最终阻止战争,却是人类力图通过国际组织来维护世界和平与正义的尝试,《国联盟约》否定了国与国之间以武力相威胁,其后《巴黎非战公约》进一步确定侵略战争的非法性,这都是国际法观念的实在进步。中国在1919年巴黎和会上没有解决的山东问题,后来在华盛顿会议上得到相对公正的解决也是证明。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又经历了半个世纪的过渡,如今各国历史学家都承认:起源于欧洲的民族帝国主义时代已经成为历史陈迹,世界完成了非殖民化,人类社会终于跨入了一个新的时代。在这个新时代,世界绝大多数国家赞成《联合国宪章》的精神并且加入了联合国,联合国又陆续通过了《世界人权宣言》、《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对战争罪及危害人类罪不适用法定时效公约》、《关于侦察、逮捕、引渡和惩治战争罪犯和危害人类罪犯的国际合作原则》等一系列国际公约,这意味着自由、民主、法制、人权成为了世界各国普遍接受的价值观和法律原则。不同于当年国联的无力状态,联合国具有维护世界和平与正义的较强能力,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要求其成员国必须执行与遵守,联合国维和部队能够有力地制止侵略行为。联合国成立的追究战争罪犯和反人类罪犯个人罪责的国际战犯法庭及国际刑事法庭,以国际司法活动保证国际公约的执行。作为联合国发起国和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积极参与了上述活动,并做出了重要贡献,从而成为一个维护世界和平与正义的负责任的大国。在这个新时代,全球化不仅体现在共同的价值观和法律原则上,而且成为经济发展的不可阻挡的潮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当今经济全球化趋势定义为:“通过贸易、资金流动、技术涌现、信息网络和文化交流,世界范围的经济高速融合”,“各国经济已不仅仅是一般地相互联系和交往,而是互相交织,互相融合,以致形成了全球经济的整体”。这种经济融合(即所谓“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在电子、网络和信息技术引领的新技术革命促进下,形成了一种新生产方式与生活方式。依靠网络和现代电子信息传输手段,人们的经济文化活动可以超越时空的限制,从而使全球日益变成一个村庄。于是,“一体化”——从区域到全球——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国际话语里。

    众所周知,我国是世界经济一体化的最大受益国,其巨额进出口贸易支撑着国民生产总值快速增长,现已是名列世界第二位的经济体,外资则在我国经济中占有重大比重,仅在我国日资企业中工作的员工就达1500万人,相当于一个中等国家的人口,他们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的建设者和贡献者。


    梁启超当年向国人介绍民族主义时,说“一国之人,聚族而居,自立自治,不许他族若他国握其主权,并不许干涉毫末之内治,侵其尺寸之土地,是本国人对于外国所争之自由也。”但人类社会进入《联合国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时代以后,民族国家的主权独立理念开始向国际宪政主义倾斜,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超国家机制,特别是国际刑事法庭的建立,使普遍人权原则得到承认,传统主权原则受到挑战。全球化更对旧的民族、国家、疆域、边界观念形成巨大冲击,目前已有27个国家参加的区域共同体——欧盟的产生,被公认为代表了人类社会发展进步的方向。欧洲曾经是两次世界大战的发生地,导致几千万人生灵涂炭,文化财产损失无数。其中英、法,德等主要国家之间,百多年来,一直战争不断,结仇甚深。欧洲人民及其领导人痛定思痛,决心彻底告别过笔者要告诉青年朋友们:“落后就要挨打”,可以作为过去时代的历史教训来总结,但今天的时代已经进步了,人类社会终于告别了那个弱肉强食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时代。去,携手走向未来。欧盟作为一种“后主权”、“后民族国家”的政治组织形式,朝着“世界公民社会”模式迈进,这正是康德《论永久和平》所憧憬的理想,也是梁启超预测的“万国大同时代”的先驱。尽管欧盟模式还是一个尝试,其前进道路上不断出现政治、经济问题,但最近一次欧盟峰会仍然决定沿着加强合作纪律、缩减各国主权的路子走下去。纵观天下大势,民族国家将在未来世界历史中消亡的理论,是当代国际政治学的主流见解,对此学术界似乎没有多少争议。

    了解以上这段历史后,时代认知非常重要。三十多年前,因为我们正确认识到了当今时代是和平与发展的时代,才有改革开放,才有我国与国际社会积极的全方位的合作,才有我国与其他世界大国间的建设性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这是我们取得今天这样伟大成就的前提条件。中国有一成语曰:形势比人强。说的是客观历史进程往往超过人们的思想认识水平。我们所处的新时代具有一日千里、快速进步的特点,更容易使人的思想观念落后于形势。所以我们要努力学习,保持与时俱进,最大限度地利用好发展的战略机遇期,只有这样,我们创造美好生活的梦想才能成真。




    • 相关阅读
    • 本类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