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军事网 u乐娱乐注册u乐娱乐注册u乐娱乐注册u乐娱乐注册u乐娱乐注册u乐娱乐注册军事大全野史传奇综合资讯
  • 军事人物
  • u乐娱乐注册
  • 热门事件
  • u乐娱乐注册
  • 影视剧情
  • 天下奇谈
  • 两性情感
  • 猎奇热图
  • 明星写真
  • 奇闻野史
  • 首页 > u乐娱乐注册 > 天下奇谈>
    秦始皇墓穴,秦始皇的墓穴在哪
    日期:2017-03-06 08:56:13    编辑:27军事网    来源:27军事
    文章《秦始皇墓穴,秦始皇的墓穴在哪》由作者投稿编辑于2017-03-06 08:56:13 收集整理发布,希望对你有所帮助,请及时向我们反馈。

     【秦始皇墓穴,秦始皇的墓穴在哪】由27军事网小编为您收集整理:

      秦始皇统一了六国、统一了汉字、统一了货币,统一了度量衡,可以说他的历史功迹功不可抹!!!

      于是关于秦始皇的传说、秦始皇的故事也被不停地搬上银幕!而有关他的墓穴所在地,一直以来也是被后人所津津乐道、被史学家所争论不休的话题。下面就是一篇陈景元先生的有关对秦始皇墓的一种新的观点和推断:

      原文如下:

      河北井陉秦皇古道的车辙宽度140厘米,不允许轮距203厘米的辒辌车从此通过。

      尽管中央一直不同意,但是仍然还有不少人,竭力主张发掘秦始皇的骊山墓。“上面”的精神是,很多保护技术並没有完全过关,盲目地发掘不可能达到妥善保护文物的目的;而“下面”的观点是,只有挖出文物,才能最有效地保护地下的古代珍宝。这“挖与不挖”的问题,已经争论了几十年,以前召开全国人大会议期间,要求发掘骊山墓的“提案”也很多,可惜没有被积极地采纳。现在,还有这么多人出来,赞同立即发掘,无非是想再造点声势,期待“上面”能够“松口”,否则去费那么多“口舌”干什么?大家发表意见,当然是可以的,但千万不要把它当作一种舆论压力,不要以为一旦拥有舆论多数,就能解决一切问题。况且,当前又不是搞“全民公决”,即使争取到舆论的“支持”,也是一点实际意义都没有的。

      应该说,人们对于骊山墓的了解和认识,还是相当模糊、相当不准确。很多的历史学家、考古学家,更不用说是一般的人们,都是以有限的史料记载作为自己判断的依据。由于《史记》上有“始皇初即位,就开始修陵墓”的记载,人们就从不怀疑秦始皇耗用三十七年时间,为自己修建陵墓的真实性。但是,真实的历史,却完全不是这样的,因为秦始皇即位之时,首先要修的是,才去世的父亲---秦庄襄王陵,还要修去世不到三年的祖父---秦孝文王陵,和比祖父早死三天的尊祖父---秦昭王陵。这才是秦始皇当务之急的陵墓工程。世上哪里会有一个人,置先祖的陵墓不顾,而去大规模为自己预修陵墓的。从《史记·正义》上记载的“茅焦说太后”的这一个故事当中,人们可以知道,秦始皇也是一个非常尊敬自己先祖的孝子贤孙啊!

      有人会反驳说,骊山墓封土的汞“异常”,不就证明了《史记》“以水银为江河大海”的记载,是非常可靠的吗?当然,如果他们首先能够做到:排除陕西缝纫机厂含汞废水废气的影响;排除当地农业生产之中,使用过含汞的农药;排除骊山开山中,使用过含汞的起爆剂;並且能提供当地存在由汞污染引起的病史资料的话,这种说法是可以成立的。另外,封土顶端,有一个点的汞含量1440ppb,若以它为基准点,向下直达墓底,每隔10米取出土样,分别测出含汞数值,如果在这个垂直方向上,各个点的汞含量,从墓底到封土的基准点,“从下到上”呈现出逐渐递减的趋势,这就说明,汞异常的主要根源,确实存在于地宫深处。二十年前学术讨论会上,已经有人正式提出了以上质疑,但是西安方面,一直没有对此做出任何回答。

      曾经有一位学者提出,在秦始皇的地宫深处,存在着13000多吨水银,而且它还在不断流动着。在他的眼里,地宫中有一部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永动机”。存在这种“永动机”的说法,是否符合科学法则,人们可以评论。而对这13000多吨水银的来源,人们还是有很多的疑问,因为直到目前为止,我国用现代化设备生产的汞,每年也只有900多吨。秦始皇时期,以出产水银著称的“巴寡妇”所在的四川涪陵汞矿,直到明清两代,进贡朝廷的汞,每年也只有300多斤。要在骊山墓中灌进13000吨水银,按明清数量估算,得让四川的这个“寡妇”,生产九万年才满足这个产量。要知道,如果几十米深的地宫,有13000多吨水银,可视它为特大汞矿,那么在封土堆表面形成“污染圈”的汞含量,就可能要达到15000~20000ppb的超常、超高值。

      真实的大山、大海是搬不进陵墓中去的,所以司马迁在《史记》里描述的“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以水银为江河大海”,其实都是一些小小的比例模型而已。《述异记》中的“鲁班,以石为禹九洲图”,《后汉书"马援传》中的“聚米为山,指画地形”,《广博物志》中的“始皇元年,骞霄国献刻玉善画工名裔,以指画地,画以四渎、五嶽、列国之图”等,说的都是制作“四渎、五嶽”的立体模型。既然是微缩的模型,江河就不是真的江河,大海就不是真的大海,但聪明的工匠,在有限的空间内,要使江河形象逼真,在相应部位上,涂一层银粉、或者涂一层水银都是可能的。这种模型制作技巧,这种用涂银粉、涂水银去表示“水面”的方法,凡是当年在西安建筑工程学院建筑系模型厂里待过的师生们,那是人人都会掌握的。

      秦始皇死葬河北,又是什么意思呢?原来,秦始皇三十七年十月起,进行第五次大巡遊,他出武关、去云梦,到零陵、下同安、临浙江、过润州、上琅邪、至德州的平原津得病,当年七月,在邢台的沙丘宫去世。这十个月的时间,行程约一万五千公里,平均每天行进五十公里。按常理,他的灵柩,应当向南,取道洛阳,经崤函古道,直接返回咸阳。可是,这条四百八十里长的道路,非常的狭窄,“车不方轨,马不並列”,地上车辙宽度只有106厘米,根本不能通行四马驾叹的、车轮轮距为203厘米的“辒輬车”。《史记》里说:秦始皇的灵柩车,是从邢台向北,经井陉、进太原、入雁门、过云中,抵包头,然后沿着“直道”回到咸阳。这一路的行程,大约二千五百多公里,以每天五十公里的速度去计算,也需要超过五十天时间。

      秦始皇去世后,是“秘不发丧”的,只有李斯、赵高五、六个近臣知道内情,对外绝对封锁消息。秦始皇虽然己死,但原有的行程不变,前进的速度不变,百官的奏事不变,死的痕迹一点都没有显露出来,一句话:当时並没有进行公开的“治丧”。人们要知道,七、八月的河北、山西、内蒙、陕西,是酷热难熬的地区,把秦始皇“闷”在辒輬车之中,“闷”他一、两个月,会产生一种什么样的惨状呢?《史记"齐太公世家》记载:“桓公,尸在床上,六十七日,尸虫出于户。”人死之后,夏季不“过三”,冬季不“过七”,不然就会迅速变臭、腐烂,开始以“鲍鱼臭”还能遮盖一阵,等到车队千里迢迢绕道返回秦都,除了尸虫和一堆白骨之外,还能留下什么?所以,真正能够入葬到骊山墓中去的,只能是他的一堆衣冠了。

      有一些考古学家说,二号铜车马中“安车”的原型,可以改做灵车使用。根据相关资料可知,,二号车的车舆,可分为前、后两室,前室为御手使用,只有后室,才能安放棺木。而后室的尺寸,宽78厘米、长88厘米,放大一倍之后的尺寸是,宽156厘米、长176厘米。有人说,秦始皇的身高,在190厘米以上,又根据战国时期棺椁的等级标准,秦始皇的外棺尺寸,长320厘米、宽210厘米、高219厘米;内棺尺寸,长250厘米、宽127厘米、高132厘米。大家看到了吗?秦始皇的安车,出巡时坐一坐,问题不是很大,但去世之后,要作为灵车使用,就不可能了,因为不管怎么“摆”,车上是放不进那特大棺木的。在死讯“秘而不宣”的诡诈时刻,公开去改装“安车”,或者从外地,调运特制棺木、抬运棺木的可能性,根本是不存在的。<em>秦始皇</em>一统天下为何独留卫国

      即使真的将秦始皇的棺木,塞进这种“安车”之上,又能出得了河北的省界吗?《史记》说,井陉是秦始皇唯一的归途通道。那么,井陉古道又是一种什么情况呢?井陉关隘,是从整块岩石中开凿出来的,至今留下来的深深车辙,让人感到历史车轮的“威力”所在。这里的车辙宽度只有140厘米,只能通行秦统一六国,並实行“车同轨”之后的车辆。轮距为203厘米的“安车”、或者“辒辌车”,是根本不能从此通过的,因为两边隆起的岩石,完全吞噬了车轮向外滑动的任何空间,不沿着特定车辙行进的车,那是“寸步难移”的,这就是车辙的不可抗拒性。井陉和其它直通山西的七大关隘一样,都是“车不方轨、马不並辔”,四马並驾的“辒辌车”,除非它能够“蹦”过去,“飞”过去,否则谁都别想“跳”得出河北的大圈圈。

      有人说,既然车不能通、马不能行,那么大家将棺木装上“辒辌车”之后,再整体抬过各个关口、狭路,不就完事了吗?说到抬棺行进,就牵涉到棺木的重量,看人们有没有办法,抬得动它。汉代人王符,在其《潜夫论"浮侈篇》上告诉世人:“京师贵戚,必欲江南檽梓,豫章楩柟,……工匠雕治,积累日月,计一棺之成功,将千万夫,既具终用,重且万斤,非大众不能举,非大车不能輓,东至乐浪,西至燉煌,万里之中,相竞用之。”慈禧太后入葬清东陵,一百二十公里的平坦路,一百人抬棺,整整走了五天。让一百人抬着秦始皇万斤重的棺木,经过井陉关、雁门关等千里的绝险地带,不用说是路太窄,众人无立足之处,关键的还在于,这一种“大动干戈”的举动,是要完全暴露出“治丧”行径的,因而也是绝对不可取的。

      人抬不动,车拉不走,天气又热,在这种情况之下,唯一可行的解决办法是,就近寻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尽快将秦始皇的尸体,进行秘密地埋葬,然后再按原定的计划,继续慢慢地行进,赶在返回咸阳的前夕,正式地发布死讯,然后调集全国人力紧急修建骊山墓。沛县的刘邦、六安的英布,都是这时带领民工,奔赴骊山的。在这里,人们开挖竖穴,造“黄腸题凑”,备足衣冠、装进主棺,放好陪葬品,搬来宫殿模型,周边塑成沙盘。最后盖上棚木,进行复土,筑起高大的坟丘。可是有谁知道,地宫里躺着的,是一个假“秦始皇”,是个衣冠楚楚的“象人”!至于地面上的工程,如朝宫、寝殿、以及内城、外城等,可以慢慢地进行。可惜的是,在地面工程大部分没有完工时,秦末农民起义的大军,已经到达了戏水河畔。

      秦始皇真正的入葬地,肯定在河北省井陉附近的某个地方。从很多的迹象来看,有那么一座山,秦始皇生前去过两次,此山的外形,酷似骊山,当年山上还一直驻有秦军,这里的风水绝佳,背山面水,环境僻静,建筑所需材料,能就地取得,所以完全具备紧急、隐蔽、快速施工的各种条件。所谓的“快速施工”,指的就是热浪滚滚条件下的“快速下葬”,由于要造成秦始皇未死的假象,以给他人名义“治丧”的可能是存在的。这里不会按照帝王的规格、帝王的葬式,而去“大兴土木”的,也不会堆起高大坟丘。这个陵墓可能有的工程量是:在大山凹穴处,开挖不长的水平隧洞,运进赶制的棺木,封死入口之后,山上驻军奉命扔下大量土石,使墓室融进山体之中。当然一些直接知情的工匠,就难免都被统统生埋在这个隧洞里。

      这一个並不正规、並不符合帝王礼制的陵墓,不可能耗用多长的建造时间。因为长时间的、大规模的、高等级的陵墓工程,肯定是要泄露“天机”的。经过周密谋划,或许留下个别大臣授权督办,而真正的巡游队伍,早就在那一位“秦始皇帝”的率领下,继续朝着北方的边陲地区“视察”去了!据河北来到南京的两位先生介绍,有人在当地,发现一些属于秦代内廷使用的器物。如果,后者能够得到进一步地确认。那么就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在那一座山的山洞里面,极有可能像西汉刘胜墓那样,埋葬着一个两千多年来,不为世人知晓的秦始皇帝。其实这一种葬法,是解决当时各种矛盾的最佳方案:它既做到了秘密“治丧”,又保全了秦始皇尸首不致腐败,更使秦始皇的葬地不致受到后人“骚扰”,这是一举几得的“好事”!

      那么多的人,不断地要求发掘骊山底下的那座秦始皇陵,以为在那个封土底下,肯定会有一个无比神秘、无比庞大、无比宏伟的地下宫殿。然而,这都是一种出自文人的“虚幻构想”,在一本叫做《长安史迹考》的书上,就明确指出:以往史书对于封土下这座“地宫”的描写,或失之夸张,或逞以想象,此种发泄于纸面者,乃是文人的癖习。顾頡刚先生也说过:上古的史料,最麻烦的是,夹杂的传说成份太多,现在的很多古书,是汉代人编写,这些东西,分明是被人捏造的假历史。惠焕章、张劲辉在《陕西历史百谜》中,也说:《史记》因成书较早,留传至今,早已经不是当年司马迁手书的原本。《汉书"杨终传》云,‘杨终受诏删《太史公书》为十万言’。因此很多人以《史记》去推断“未知”的历史,很难说是可靠的!

     

      实际上,有关骊山墓的研究主体,必须是建筑学家和建筑技术史学家才对,因为任何陵墓工程的属性,原本就应该归类于建筑科学范畴。骊山墓“地宫”的建造,到底有什么样的建筑内函,包括它的建筑布局、建筑材料、建筑结构、建筑构造、建筑施工等问题,由于专业知识的局限,让考古学家、历史学家、遥感学家去搞清楚,这是不可能的。在这些最基本的问题,没有来得及完全“摸”清之前,一定要盲目地去挖掘,不出大问题才怪呢?如果,骊山墓被打开之后,真的是一具空棺和一个“假人”,岂不要让天下的人,痛感这个玩笑开得实在太大!历史竟然被人戏弄了两千多年。但平心而论,真正弄虚作假的是李斯和赵高。“过去”的不要争、不要怪了吧!现在重要的是:看今后怎么办?怎么面对河北的那座“秦始皇陵”!




    • 相关阅读
    • 本类最新